2012 is here

很久没有在上海过元旦了。天气很冷,每天都灰蒙蒙的。大街上人很多。灯红酒绿变化不大。老爸总是兴致勃勃的看着电视。国内的电视节目,的的确确就像笑话里说的分成三种:国外形式危机四伏水深火热;国内生活充满感动;广告。感觉有点烦。

昨天去扫墓了。堵了很久的车。还好后来查google map上到了高速上,才在下午不太晚的时候到了墓地。墓地已经在江苏地界内了,周围冷冷清清的,空气倒是好了不少。据说冬至的时候人非常多。到了幕前,把墓碑擦擦干净,然后献上花,点蜡烛,烧香,鞠躬。外婆的像印在墓碑上,微笑着,不显得特别老,看着心里酸酸的。插上香之后,便聊天等香烧完,说了一些还算轻松的事或是家里人闹的笑话,大概是希望外婆听了也能高兴。等到香烧尽,就又鞠躬,把花束拆散插在墓碑周围,和外婆告别。死党说,好像大家都和外婆比较亲。

第一次到墓地探望亲人。

昨晚做了奇怪的梦。倒不至于到出问题的程度,不过有点令人困扰。

今天晚上和死党碰头,分手之后走在大街上,脑子空荡荡的。只有数得出来的事情漂浮在脑海里,感觉有些奇怪。明明似乎应该有许多的。想法之间的连接仿佛被切断了,像电视里那些没有意义的节目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强制滚动播出着。或许放假的时候心情就应该是这样的吧,引擎挂在空档上,思绪随意的滑行。

可能是因为事情太多了?

读别的人年度总结是意见有趣的事情。每个人衡量自己的方法都不尽相同。我恶意的猜测这个大概代表了一个人的处事准则,从头到位谈项目不是工作狂就是表现欲太强,满篇谈感情的估计都很矫情,谈电影谈旅游的大概不务正业。而要是我写的总结的话,估计会被划分为无聊那一类吧,充满了互不相关的琐碎想法。没办法,脑子里的事情失去联系了。

什么事情对我来说最重要呢。然而,我又会马上想,把这些事情写下来的意义何在。

这两年从各种各样的角度来讲,都不算是原地踏步吧,我这样想,生活发生了许多改变。但是,一想到把买车子买房子升职的事情拿出来作为总结点,便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即便学会滑雪,或者旅游这类事情,虽然很开心,却也不觉得是值得列出来的东西。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好像感觉自己有点犯贱了。突然想到有两件事值得一提。

父母去年秋天来美国玩了一次,陪他们去了一些地方。虽然不太多。总算是了却了一桩新事。

花了很多时间打游戏。星际Diamond League。有点后悔。

其实,那些不算是原地踏步的成果,反而令我厌烦的原因,大概是害怕陷入按步就班的感觉吧。因为虽然现在做的事情有进展,但是按步就班的前进所能到达的最终目标,似乎不是我想要的目标呢。

需要有些改变。

死党看上去一切都好。两年没见了。电话里有些生疏感。见到之后觉得分外亲切。禅宗说,非风动,亦非幡动,仁者心动尔。发现自己是时不时落入心动的。若是再多说一句,便要扯上笛卡儿的我思故我在了。然而,分外亲切就是分外亲切。多好。

就这样进入了2012。貌似总结的同时,大家也流行写个新年的寄予。这个时候,脑海里冒出来的又是旅游啊,工作啊,滑雪之类的事情了。真是败给自己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啊,转眼又是一年

时间过的真快啊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搬到wordpress了

其实wordpress看上去还是很舒服的呀。墙里的朋友们你们还能看到嘛?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标签为 | 2条评论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啊呀。好久不上了呀。

好像写的人越来越少了呀。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2条评论

圣何塞交响乐团的电影音乐会, 初次玩 Settler

周五听魏小亮和刘畅提起圣何塞有一个免费的露天交响乐会,昨天便兴致勃勃地与他们一同前往凑热闹。音乐会的曲目全部都是John Williams是电影配乐,E.T.,大白鲨,星球大战,辛德勒的名单,哈里波特。基本上每个都是耳熟能详的经典。我们到圣何塞大学的时候演出已经快要开始,前面的草地上的位置当然早已被抢占一空;大多是一家老小坐在一起,正有说有笑,也有甜蜜的二人组合躺在草地,平静的等待演出的开始,再加上还在络绎不绝前来的人群,真是好不热闹。我们搜寻了许久之后便在靠后的第二块草坪上找了几个位置,支起带来的沙滩椅,一边啃我们带来的晚饭,一边开始欣赏大师的作品了。

坐在草地上,听着音乐,看着粉红色的天空越来越暗,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整场中最喜欢的是星战二中的配乐Across the Stars,悠扬和甜蜜的旋律之中一丝忧伤和不安的效率却不时地出现挥之不去,让我的脑海里自然的浮想起Anakin和Padme在湖畔私订终生,然而Anakin也将最终因此走向他命运中的黑暗,心里不禁一阵唏嘘,这大概就是古典式悲剧情节的魅力吧。

之后去魏小亮家玩了Settler。虽然是第一次玩,但是马上就变得很上瘾了,结果很不好意思地晚到了很晚:P 相比我们自己家买的种豆子牌和平时大家经常玩得三国杀相比,确实全局性策略的成分大很多,因为地图和产出分布都是在开局时确定的,所以一开始就可以制定有针对性的长期的策略;同时掷色子的成分又带来的很大的随机性(大家都爱赌博的嘛);再家上游戏前后期需要的资源不同,使得策略也逐渐发生变化,需要见机行事。难怪是大受欢迎的桌面游戏。考虑是不是我们也买一套……^_^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2条评论

Talking about Sequoia & Kings Canyon 游记

 上周末三天去了一个国家公园。但是我已经懒到了一定程度,决定转载一下mingkong的游记再贴一下照片完事。

照片

http://picasaweb.google.com/s/c/bin/slideshow.swf

游记

Sequoia & Kings Canyon 游记
计划了两个月,终于成行了这次长周末Sequoia & Kings Canyon之旅。
虽然来美国的第一个春假就领略过冰天雪地的Sequoia的壮美,但由于当时大
雪封路,所到之处有限,不能尽览,这次三天满满的行程算是补偿了当时的遗憾。

周六早起和二张夫妇整装南下,开车四个小时扎进Sequoia National Forest。
在国家公园门口的小镇Three River悠闲的吃了一餐墨西哥菜,便沿着蜿蜒崎
岖的山路向公园中心驶去。进山的公路依从山势,发卡弯接连不断。在Giant Tree Forest,
我们停车步行。林中巨树四立,地上散落着出了号的松果。不久前的森林大火给国家
公园留下累累伤痕,到处可见烧成黑炭的树的尸骸,也有的树虽然一半烧焦了,另一
半仍然顽强的伸展着绿色的枝条。林中鸟鸣阵阵,不时有野鹿在草地上觅食。

走了一个小时左右到了公园著名景点 General Sherman Tree。上次看这棵
大树时,他白袍银铠,独自屹立于风雪中;这次来,这棵大树被层层的游人包围着,手持
相机狂轰滥炸,如果General Sherman有灵,恐怕会感到疲倦吧。将近傍晚的时
候三个人急行军,几乎小跑着冲向Sunset Rock,抓拍夕阳。金色的余辉水平的射
入森林,巨树向西的一面被染成暖暖的橘红色。坐在一片突出的岩石上,眯着眼望着缓
缓下坠的夕阳,似乎自己也同那夕阳一样沉没在森林的怀抱之中。

第二天的行程同样以崎岖的山路开始,七拐八拐了一个小时,外加步行15分钟到达位
于山腰间的Crystal cave。这个洞穴主要由大理石形成,各种形状的钟乳从山洞
顶棚倒挂生长,钟乳尖端是纯白色的结晶,凝着一滴滴水珠。公园ranger为我们娓娓
讲述洞穴的生成过程,及开发的历史掌故,将我们带回那个充满传奇的年代。离开水晶
洞,继续沿山路向北,一个小时后驶进Kings Canyon NP。迎接我们的同样是一
颗参天大树,General Grant Tree。继续向峡谷腹地行驶,公路边奔腾着Kings River,
白浪滚滚,在大山中雕刻出壮丽的峡谷。开到公路尽头已是下午5点左右,可惜只能再
徒步深入森林不远,便只得回程了。

第三天向东,又是七拐八拐开到公园南端的Mineral King。公园这部分游人稀少,
几间野营的小木屋似乎并没有多少访客。一位老爷爷静静的坐在屋外的摇椅上,借着早
晨温和的阳光读着书。近处山坡上覆盖着墨绿色的植被,远处山峰覆盖着皑皑白雪,一
条雪水汇成的河流顺山势倾泻而下,在岩石上激起水花,飞坠成瀑布。我们沿着由一条
娟娟小溪自然形成trail,在山坡上步行。路旁不时有牌子标出当地的植物属种,好像
生物课的野外教学基地。走了一会,忽然发现对面的岩石上一只毛茸茸的肥家伙正在望
天晒太阳。据说这就是出没于本地,喜啃食汽车橡胶管的marmot,中文叫做大号土拨
鼠吧。怪不得停车场的许多车辆都将前盖敞开,大概是怕给正在美餐的鼠辈搭了顺风车,
远走他乡。

三天的时间走遍两个公园行色匆匆,只能走马观花,希望将来有更多的时间在林中享受
几天隐士的生活。

照片奉上

Sequoia & Kings Canyon NP – Memorial day weekend 2009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3条评论